典型案例

房地產糾紛

事務所最近代表一對香港夫婦與妻子的兄弟就聖蓋博穀的住宅租賃物業的所有權權益進行訴訟。該物業已被妻子的兄弟霸佔多年,香港夫婦的利益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掉入兄弟的口袋。在訴訟期間,事務所恢復了夫婦倆的利益,他們試圖將房產出售。這個兄弟仍然居住在該物業中一個建築物內,拒絕出售並從該物業的其餘部分收取租金,而不與他的姐妹及其丈夫分享租金。住在這裡的這個兄弟在幾年前購買該物業時沒有繳納任何首付款,儘管他的姐妹相信他付過款。他使用房產獲得貸款,並將一部分貸款用於個人開支和旅行。而他的姐妹多年來為該房產貢獻了大筆款項。

在審判中,法官裁定香港夫婦勝訴,並下令出售該物業,返還他們已經繳納的款項,包括9萬美元的首付款。出售所得款項將在雙方之間分配,抵押貸款將由住在裡面的兄弟從其分得收益中扣除。

假冒商品 /商標侵權

事務所處理過多個涉及涉嫌銷售假冒產品的案件,包括手機殼,鞋子,牛仔褲,名牌圍巾,珠寶,手提袋,太陽鏡等。我們代表過所謂的未經授權的賣方和商標持有人,所以我們理解雙方應該提出的辯論。所有案件都以客戶滿意的方式解決。在代理涉嫌侵權人的情況下,和解方式包括停止銷售,披露供應來源,有時還支付少量資金,但也有案件沒有支付一分錢就得到解決。如果我們代表的是商標持有人,我們獲得過禁令救濟,以防止進一步出售侵權產品,以及貨幣補償。

欺詐性轉讓

事務所最近代表一名女子處理被她丈夫欠下近40萬美元的人的起訴,她已與丈夫分居。在向原告借貸前的四年,丈夫已經將他在家中的利益立契轉讓給她了。該轉讓早先被上訴法院在2001年在一起涉及銀行的無關訴訟中判定為"欺詐性轉讓"。原告依賴早先對欺詐性轉讓的司法判決,並認為它也適用於後來的貸款。事務所獲得了有利於其客戶的簡易判決的動議,並使、使妻子的家被免於用來償還她現在的前夫的債務。

在另一個案例中,事務所代表了一位借給一位商人300多萬美元的中國女性。這位商人和他的妻子逃到加州並購買了幾套住房,並將它們出租。私人偵探在用客戶資金購買的一處豪宅中冒充潛在住戶,確認商人和他的妻子所在地點後立即對夫婦二人提起了訴訟,指控他們欺詐性轉讓等多項索賠,因為商人將客戶借給他的錢轉到了妻子和另一家公司名下,然後又購買了這些房產。被告試圖移除和丟失的財產被留置(未決訴訟)。當被告同意將5處房產轉讓給事務所代理的客戶時,案件才得以解決,並且按照協議,被告可以從其中一處房產中獲得收益。如果事務所未能強制將房產轉讓給客戶,她可能永遠不會收回任何款項。

事務所最近以類似的方式解決了另一起案件。被告從事務所客戶那裡借了幾百萬美元,然後逃到了加州,就像上面的情況一樣。被告否認向客戶借款,但在證詞中,被告承認他借了錢,但不知道是多少錢。事務所通過協定談判達成和解,據稱使用客戶資金購買的房產將被出售,客戶被支付約定的金額。該房產在幾個月內售出,客戶得到了付款。

人身傷害 /意外致死

醫療事故

意外致死辯護

一名酒類商店老闆被一名男子的家人起訴,這名男子在試圖搶劫商店時被店主槍殺。法律規定犯下重罪而受傷的人不能提起訴訟,事務所因此辯護稱該法規應包括犯下重罪而被殺的死者的繼承人的索賠。法院同意,並給予事務所的客戶簡易判決。Gross先生隨後起訴了對酒類商店老闆提起訴訟的律師並獲得了一項和解,原告的律師向被告支付了起訴他的錢。

在另一起意外致死索賠案中,事務所為一名男子辯護,該男子在取回物品從她家離開時前女友意外被殺。最初,警方調查此事為可能的兇殺案,但結論是沒有發生任何犯罪。此後不久,事務所的客戶被死者的兩個孩子以意外致死罪名起訴。事務所客戶在事故發生時駕駛的是公司車輛,雖然是個人差事,事務所要求雇主的保險提供辯護費用並支付全部賠償金。有證據表明,雇主讓客戶不得不因為第二天早上工作時間過早而開走公司車輛。因此,保險公司同意在案件中支付事務所持續發生的法律費用,報銷客戶之前支付的費用,並通過調解結案,支付結算金額的100%。

執行外國仲裁裁決

我們已根據中國仲裁員給出的判決在美國成功執行仲裁裁決。根據條約,外國仲裁裁決可在通過向州或聯邦法院提出申請,並在通報後進行聽證得到強制執行。我們已經為中國製造商獲得了執法和收賬,這些製造商從與他們打交道的美國公司手中贏得了大量資金,但無法收賬。在事務所的努力下,這些裁決成為加利福尼亞州的判決,並在宣判前回收了賬款或結算。

驅逐出境

一名男士聯繫了事務所,他在被監獄釋放後被移交給移民當局,以"移民扣留"被下令驅逐到韓國。移民扣留是指因為在美國沒有合法身份或者是驅逐令的對象,從監獄或拘留所釋放後仍被拘留的人。被拘留者的姐姐聯繫了事務所。事務所經過幾個小時路程後與被拘留的客戶見面,並在面談中對客戶的背景產生了懷疑,進一步詢問了姐姐。據透露,姐姐實際上是客戶的母親。與母親的進一步談話透露了有關家族史的真相。客戶的父親是美國公民,這是母親從未告訴過兒子的事實。因此,由於客戶是美國公民的孩子,因此也是美國公民,因此有權留在美國。

合夥關係糾紛

事務所代表了一個公司50%的所有者,該公司是一家冷凍海鮮的批發商,其產品在美國各地分銷。事務所客戶自願離開公司,因為他被承諾將被支付他在公司持有的權益。他離開後,他的前合作夥伴拒絕支付他的權益,並開辦了一家名字相似的新公司,繼續在同一地點開展同樣的業務。他稱事務所客戶放棄了該公司。案件進入審判階段,事務所客戶被判決獲得超過270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