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

房地产纠纷

事务所最近代表一对香港夫妇与妻子的兄弟就圣盖博谷的住宅租赁物业的所有权权益进行诉讼。该物业已被妻子的兄弟霸占多年,香港夫妇的利益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掉入兄弟的口袋。在诉讼期间,事务所恢复了夫妇俩的利益,他们试图将房产出售。这个兄弟仍然居住在该物业中一个建筑物内,拒绝出售并从该物业的其余部分收取租金,而不与他的姐妹及其丈夫分享租金。住在这里的这个兄弟在几年前购买该物业时没有缴纳任何首付款,尽管他的姐妹相信他付过款。他使用房产获得贷款,并将一部分贷款用于个人开支和旅行。而他的姐妹多年来为该房产贡献了大笔款项。

在审判中,法官裁定香港夫妇胜诉,并下令出售该物业,返还他们已经缴纳的款项,包括9万美元的首付款。出售所得款项将在双方之间分配,抵押贷款将由住在里面的兄弟从其分得收益中扣除。

假冒商品 / 商标侵权

事务所处理过多个涉及涉嫌销售假冒产品的案件,包括手机壳,鞋子,牛仔裤,名牌围巾,珠宝,手提袋,太阳镜等。我们代表过所谓的未经授权的卖方和商标持有人,所以我们理解双方应该提出的辩论。所有案件都以客户满意的方式解决。在代理涉嫌侵权人的情况下,和解方式包括停止销售,披露供应来源,有时还支付少量资金,但也有案件没有支付一分钱就得到解决。如果我们代表的是商标持有人,我们获得过禁令救济,以防止进一步出售侵权产品,以及货币补偿。

欺诈性转让

事务所最近代表一名女子处理被她丈夫欠下近40万美元的人的起诉,她已与丈夫分居。在向原告借贷前的四年,丈夫已经将他在家中的利益立契转让给她了。该转让早先被上诉法院在2001年在一起涉及银行的无关诉讼中判定为"欺诈性转让"。原告依赖早先对欺诈性转让的司法判决,并认为它也适用于后来的贷款。事务所获得了有利于其客户的简易判决的动议,并使、使妻子的家被免于用来偿还她现在的前夫的债务。

在另一个案例中,事务所代表了一位借给一位商人300多万美元的中国女性。这位商人和他的妻子逃到加州并购买了几套住房,并将它们出租。私人侦探在用客户资金购买的一处豪宅中冒充潜在住户,确认商人和他的妻子所在地点后立即对夫妇二人提起了诉讼,指控他们欺诈性转让等多项索赔,因为商人将客户借给他的钱转到了妻子和另一家公司名下,然后又购买了这些房产。被告试图移除和丢失的财产被留置(未决诉讼)。当被告同意将5处房产转让给事务所代理的客户时,案件才得以解决,并且按照协议,被告可以从其中一处房产中获得收益。如果事务所未能强制将房产转让给客户,她可能永远不会收回任何款项。

事务所最近以类似的方式解决了另一起案件。被告从事务所客户那里借了几百万美元,然后逃到了加州,就像上面的情况一样。被告否认向客户借款,但在证词中,被告承认他借了钱,但不知道是多少钱。事务所通过协议谈判达成和解,据称使用客户资金购买的房产将被出售,客户被支付约定的金额。该房产在几个月内售出,客户得到了付款。

人身伤害 / 意外致死

医疗事故

意外致死辩护

一名酒类商店老板被一名男子的家人起诉,这名男子在试图抢劫商店时被店主枪杀。法律规定犯下重罪而受伤的人不能提起诉讼,事务所因此辩护称该法规应包括犯下重罪而被杀的死者的继承人的索赔。法院同意,并给予事务所的客户简易判决。Gross先生随后起诉了对酒类商店老板提起诉讼的律师并获得了一项和解,原告的律师向被告支付了起诉他的钱。

在另一起意外致死索赔案中,事务所为一名男子辩护,该男子在取回物品从她家离开时前女友意外被杀。最初,警方调查此事为可能的凶杀案,但结论是没有发生任何犯罪。此后不久,事务所的客户被死者的两个孩子以意外致死罪名起诉。事务所客户在事故发生时驾驶的是公司车辆,虽然是个人差事,事务所要求雇主的保险提供辩护费用并支付全部赔偿金。有证据表明,雇主让客户不得不因为第二天早上工作时间过早而开走公司车辆。因此,保险公司同意在案件中支付事务所持续发生的法律费用,报销客户之前支付的费用,并通过调解结案,支付结算金额的100%。

执行外国仲裁裁决

我们已根据中国仲裁员给出的判决在美国成功执行仲裁裁决。根据条约,外国仲裁裁决可在通过向州或联邦法院提出申请,并在通报后进行听证得到强制执行。我们已经为中国制造商获得了执法和收账,这些制造商从与他们打交道的美国公司手中赢得了大量资金,但无法收账。在事务所的努力下,这些裁决成为加利福尼亚州的判决,并在宣判前回收了账款或结算。

驱逐出境

一名男士联系了事务所,他在被监狱释放后被移交给移民当局,以"移民扣留"被下令驱逐到韩国。移民扣留是指因为在美国没有合法身份或者是驱逐令的对象,从监狱或拘留所释放后仍被拘留的人。被拘留者的姐姐联系了事务所。事务所经过几个小时路程后与被拘留的客户见面,并在面谈中对客户的背景产生了怀疑,进一步询问了姐姐。据透露,姐姐实际上是客户的母亲。与母亲的进一步谈话透露了有关家族史的真相。客户的父亲是美国公民,这是母亲从未告诉过儿子的事实。因此,由于客户是美国公民的孩子,因此也是美国公民,因此有权留在美国。

合伙关系纠纷

事务所代表了一个公司50%的所有者,该公司是一家冷冻海鲜的批发商,其产品在美国各地分销。事务所客户自愿离开公司,因为他被承诺将被支付他在公司持有的权益。他离开后,他的前合作伙伴拒绝支付他的权益,并开办了一家名字相似的新公司,继续在同一地点开展同样的业务。他称事务所客户放弃了该公司。案件进入审判阶段,事务所客户被判决获得超过270万美元。